service phone

Design Works 2

service phone

江南塞北伴迁飞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4-06-09

  

  两只不幸的小天鹅。一只在洞庭湖屈原大堤外的湘江河道遇险,一只在屈原垸内的青港虾塘受伤。

  古罗子国是个擅长罗网捕鸟的部落,楚文王时迁至今湖南湘阴(现湘阴县、汨罗市和屈原管理区)一带。那还是公元前700年左右的事。

  公元前278年,楚国三闾大夫屈原写下绝笔《怀沙》,自沉汨罗江,以身殉国。

  同为汨罗江畔的农家子弟,多年来一直关注候鸟迁徙的志愿者,我和周自然不止一次讨论罗子国时代的国计民生。

  那里曾是一片莽莽苍苍的洪泛平原,每年汛期水涨为湖,旱季水落为滩,湖草开始蓬勃生长,整个洞庭湖、湘江和汨罗江的河口地带,就变成了一片茫茫大草原。这个时候,北方的天鹅大雁和各种候鸟,不堪西伯利亚的寒流侵袭,不远千里飞到这儿享受鲜嫩的美食。

  到了农耕时代,人们不断与水抗争,开始修建堤防和水利设施。新中国成立以后,大兴水利,围湖造田,汨罗江入湘江口就辟道凤凰山,先后围出屈原和磊石两个大垸。人湖争地,人类完胜。

  美丽的洪泛湿地不再是候鸟的温床,困难年代,甚至还出现过打鸟副业队,大张旗鼓地捕杀雁鸭,以补粮荒。

  但是,美好的品德总能在老一辈的口口相传中保留下来。“弋不射宿”“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原始的慈悲之心和悲悯之情,成了保护生态的内在动力。

  总有优良传统被继承下来,总有人在自发保护野生动物。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就是专门为保护洞庭湖生态和生灵成立的,很快就聚集了大批环保志愿者。而此前,他们中很多人就在以各种方式保护母亲湖。

  汨罗江畔的周自然便是其中一名志愿者,他发起“跟着大雁去迁徙”护鸟活动,立志要使湖湘文化中悲天悯人的传统得到传承。10年来,我俩每年春天组织志愿者在洞庭湖畔送雁北迁,秋天迎接它们归来,在中俄境内重要鸟道10次立碑,4次全程跟踪守护大雁迁徙……

  2020年,洞庭湖退水较缓,小天鹅突降岳阳市屈原管理区东古湖,而我们“跟着大雁去迁徙”全球跟踪守护候鸟团队刚好也跟随小白额雁从东北辽河流域跨过渤海湾经黄河入海口、鄱阳湖进入洞庭湖。

  时任屈原管理区党委书记金晨、区管委会主任万东盛情邀请我们活动组专家去座谈,意在留住天鹅。

  2021年,瑞鸟如期而至。现任区党委书记向科军、区管委会主任杨林彬大喜,他们看到了小天鹅在东古湖及周边湿地稳定过冬的可能性。接下来的乡村振兴和产业规划都要以生态环境保护和小天鹅的长期栖居条件为出发点,大意不得。

  他们要聘我为屈原管理区生态文明建设顾问,希望我组织生态和鸟类专家尽快来屈原“共商国是”。我认为随着小天鹅的到来,大批观鸟人、摄影爱好者会随之而来,如果不合理引导,可能对小天鹅栖息不利,宜急邀专家来做方案。

  我随即视频连线周自然,通报了这个想法。他深表赞同,并积极帮忙联络有关专家。

  这时,屈原管理区党委宣传部部长韩德辉向我通报,一只小天鹅误入青港村虾塘的地笼,挣脱时翅膀被勒伤,鼻骨受损;虾农下塘救出,已送东古湖志愿者龙勇家中救护。

  我将这只天鹅命名为“芈月”(昵称“月月”)。若再有一只受伤天鹅获救,就叫“平平”,因为屈原名平。

  周自然当即联系湖南省动物物联网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周立波博士,邀请他参加研讨会,并给“月月”装上鸟类卫星放飞。

  2021年12月19日,湘鄂赣三省鸟类专家如约来到屈原管理区东古湖。江西鸟类专家王榄华诊断后,认为小天鹅的身体已经基本康复,回到野外恢复比笼养更好,屈原管理区自然资源局于是决定马上放飞。

  在龙勇的协助下,周立波给“月月”戴上,由向科军放飞。刚一打开鸟笼,“月月”就大步走向水边,随后一步三顾、从从容容游向湖心,慢慢接近天鹅大群……

  “这是本周放飞的第二只小天鹅了。”周立波说。2021年12月15日在屈原大堤西岸、湘阴横岭湖保护区的青山岛救护放飞的小天鹅这几天也飞到了东古湖。

  从此,周自然每天都会打开手机上的跟踪软件,查看“月月”和“平平”的活动轨迹,并截图发送到微信群,让大家及时了解两只小天鹅的野外生存状况。两只小天鹅的行踪,也成为了屈原人民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她怎么了?是否没有真正恢复、衰竭而亡?万一“月月”的跟踪失败,如何跟屈原人民交待?“月月”的故事要不要继续讲下去?

  26日,岳阳大雪。周自然和摄影家潘学兵、张京明同往屈原,直奔“月月”最后的信号点。透过树林,隔渠相望,很多大雁、天鹅在闹腾。但雪雾茫茫,视线不好,无法观察到“月月”。

  2021年12月31日一早,周自然发布“号外”:“月月”向北飞行100公里,进入湖北石首市长江故道天鹅洲。

  帝子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我斗胆向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鳍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总工龚成发出“指令”:“请安排弟兄们到天鹅落点附近观察,并发动乡亲一起保护。拜托了!”

  龚成雷厉风行,马上联系保护区巡护科科长陶乐,让他带两人迅疾赶往现场。同时,我又请求石首市江豚保护协会救护队立即派人守护。

  “月月”当时已经有了很多粉丝,我设法在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开设了《一湖天鹅一湖诗——屈原作家、诗人的天鹅诗流》专题,编发当地作家们的生态文艺作品。

  今年1月25日(腊月廿三),周自然再也坐不住了,决定驱车前往石首天鹅洲看“月月”。

  在石首天鹅洲麋鹿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周自然来到天鹅洲长江故道,眼前有成群的小天鹅在嬉戏、打闹,他用望远镜来回观察了很多遍,并没有找到戴着项圈(卫星定位器)的“月月”。

  他仔细分析了“月月”的最近行踪,发现“月月”每天白天都会前往天鹅洲北面10公里处的秦家洲村的农田觅食。如果明天他能够在小天鹅到来之前,提前进入那个区域,可能是一个极佳的观察机会。

  一大早,周自然进入“月月”觅食的农田。这里是大片的龙虾养殖场,现在不是养殖期,虾田大水漫灌,水生植物蓬勃生长,这是小天鹅们最理想的食堂。周自然与村庄之间的距离大约为300米,如果“月月”今天来到这里,他在车里就可以清楚地拍到。

  但是,等了很久,还不见小天鹅到来。“月月”今天会来吗?或者这个天气,它根本就不打算来。

  雨势很大,周自然只得收拾器材,准备离开。就在此时,30多只小天鹅由远而近、一路欢歌,出现在头顶。它们可能发现了这个新来的黑色怪物(车),在上空盘旋了一阵,然后一部分小天鹅朝北方飞去,另外一部分则展翅悬停,准备降落。

  雨越下越大,周自然用毛巾盖住相机和镜头,继续拍摄。忽然,他看到一只天鹅的颈上有明显的暗部。

  12只小天鹅,自然分成3组,“月月”这一组,两只纯白色羽毛的成鸟,两只灰色羽毛的亚成鸟。成鸟“月月”开始在左边,慢慢地游到中间,与其中一只亚成小天鹅做出交颈亲昵的动作,随后领头往左越过大群,一起到另一边觅食。

  有可能它们是一家!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月月”放飞后,与家人破镜重圆,共享天伦之乐!

  周自然心满意足地踏上了归程。这时,女儿打电话过来,他才想起今晚是小年夜。他无比感慨地写了一首诗:我生前世是情痴,鸟过无痕独我知。独守虾塘待鸳侣,心留云梦护归期。苦雨凄风单骑过,萍天苇地万羽栖。红袖窗前小年夜,一车风雪载传奇。

  大年三十,万家团圆的日子,“平平”离开东古湖来到了“月月”所在的天鹅洲。难道它们也要办春晚吗?大家都觉得乐不可支。这个大年,天鹅们也给我们贡献了一个特别节目。

  但是,“平平”放飞后一直没有被拍到过,终究是个遗憾。考虑到“平平”这几天一直在洞庭湖和东古湖之间往返,2月13日,周自然径直开车去了东古湖。

  16时许,天鹅完成了觅食,开始陆续起飞,前往辽阔的湘江湖洲过夜。周自然举起望远镜反复搜寻。

  在东古湖水面的一个浅水区,六七只小天鹅聚集在一起,不断点头交流。其中一只体型较大的天鹅,背对周自然,但是颈部一晃而过的黑色物体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这就是“平平”!“平平”离岸边的位置,跟卫星地图上的位置完全吻合,说明这个下午,它就待在这里觅食。

  次日,岳阳鸟友龙春涛闻讯赶来,拍到“平平”嬉戏的场面,“平平”昂首挺胸,振翅欲飞,十足王者风范!

  2月24日,央视记者文允毅来电,告知央视将在3月下旬直播“候鸟北归”,拟分东、中、西三个线路直播,希望周自然提供相关素材。

  周自然随即推荐了“月月”和“平平”,还给他讲述了这两只小天鹅在洞庭湖揪心又温馨的故事。央视二话没说就将其列入了选题。

  说话间,周自然刷新了信号,惊奇地发现,“月月”已经北迁到河南秦岭东麓区域。当天,江汉地区天气晴好,正刮南风,“月月”御风而行,一鞭直渡河洛。

  三天后,“月月”抵达黄河湿地乌拉特前旗段。黄河尚未完全解冻,树木还没有发芽,小天鹅却飞过来了,它们只能吃上年残存的庄稼和植物根茎。为了生存和繁衍,在饥寒交迫中迁徙,这就是候鸟的宿命。

  3月9日凌晨,“平平”北迁。与“月月”的迁徙路线公里。次日,“平平”和“月月”在黄河胜利会师。

  这条小天鹅迁徙的路线,我和周自然是再熟悉不过。2015年,岳阳救助放飞小天鹅“春春”和“涛涛”,我们就发起了一个大型跟踪守护活动,从洞庭湖出发,跨过长江、汉水、黄河,来到乌梁素海,一路守护小天鹅出境。活动按小乔初嫁、荆有云梦、河洛索图、雁丘问情、长河落日、天涯明月等预设情节进行,从月满到月亏,每到一处,所需情景应时而出,妙不可言且充满人文美,很好地宣传了生态文化和湖湘文化。

  这个活动还促成洞庭湖与乌梁素海两个重要湿地,在2021年5月23日缔结成为友好湿地,南北爱鸟志愿者相约一起守护鸟道平安。

  现在,小天鹅再次来到黄河,一直在默默关注“平平”“月月”的乌拉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程峰,马上派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接力守护。期间,志愿者罗跃忠天天守护在黄河滩,央视进行了同步报道,而且成功地拍到了“平平”在黄河觅食和起飞的珍贵镜头。

  3月21日,“月月”在巴彦淖尔市的磴口县北迁进入蒙古国,一周后“平平”也飞越阴山,经蒙古国往北迁徙。

  5月1日,俄乌战争战事胶着。“月月”从额尔齐斯河的俄罗斯鄂木斯克段悄悄飞往鄂毕河,开始沿乌拉山向北飞行,此时它已平安飞行4500多公里,但离北极繁殖地还有2000多公里。

  半载相逢终北去,留取丹心相守。每年,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都是这样守护天鹅、大雁在洞庭湖越冬。随着小天鹅的北迁,周自然每天都在播报它们的行踪,以及沿途的生态与人文环境。“跟着大雁去迁徙”,我们为全国人民奉献了一个精彩的生态人文故事。

  小天鹅待在洞庭湖多长时间呢?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秘书处和巡逻队都知道:约5个半月。

  这里常年没有冰冻,在候鸟南迁的时候,就是洞庭湖退水的日子,秋水长天,大湖落日,青草嫩芽,平湖落雁。如斯良辰美景也不知迷倒多少观鸟客和摄影师。红花紫荆洪泛区红花菜豆红花园组灵山莲花公园洪泛平源红槲栎灵山古寺观音寺红果仔洪峰

地址:     座机:    手机: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    ICP备案编号: